散文_名言名句|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二姐_散文网

来源:世纪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在一些难眠的晚,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一个人,她是我的二姐,已经远嫁他乡了。

小时候我一直都很怕她,她脾气怪,又任性,总是跟我们作对,吵架打架的事时常发生,而打起来的时候,她个子高力气大,很凶很下手。从我懂事起,只要跟她发生“战争”,她绝对是胜利者,这是家里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事都要让她,她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对的,因为有给她撑腰,母亲是她的后盾。那时我只知道她身体不好,常常会晕倒,但却想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护着她。有时停水了,缸里的水要留来做饭吃,一听说要少用水,她反而去收的衣服来洗,还故意把水倒得哗哗响,并把沾有肥皂泡的衣物搁在缸盖上,这时,我会忍不住说她两句,这下好了,她要么把盆里的水撒向我,要么把盆一掀,就一声不吭地坐到水里,任你怎么拉也不起来,她知道母亲就快下班了,我的将是一顿臭骂。有很多次,记不清是为什么事我们又打起来,她顺手就会拿起火钳或扫把追我;有一回,我刚跟她吵完架,上楼时一爬到楼梯中间,她就在下面摇梯子,梯子很高,吓得我魂飞魄散,让我很长一段都不敢当着她的面上楼,怕她又去摇梯子;有时候,在睡午觉,她却大声地唱歌,叫她不要唱,她的声音会更大,吵得父亲无法休息,这时,我就看戏似的等着母亲教训她,她总会错一次吧,而她的错误是母亲亲眼所见的,但结果母亲只是叫她到门口去唱小声点而已。跟她非吵即打的原因很多,但无论她有多可恶,只要给母亲告状,肯定是我被骂。久而久之,我心里觉得很委屈,明明她都错了,被骂的却是我,所以,虽然怕她,但有时却是故意去招惹她。

母亲一直认为,二姐的病是她一手造成的。二姐出生后,父亲非常喜欢她那张胖呼呼粉嘟嘟的脸,一下班就整天抱着,并要求母亲回家带她,母亲舍不得丢了,只好请保姆来带。而那时的保姆很难找,因为找来后要通过“组织”审查同意,凡是成份不好的,再能干也不能用,可成份好的姑娘是不可能当保姆的,最后,找来找去,才在附近村子里找到一个符合条件的、但年纪很大的来。二姐个头大,腿脚不够灵便的保姆抱她有点费力。有一天,保姆抱着她站在高高的坎上逗她玩,二姐高兴了就往上拱,保姆一下子抱不住,她就从保姆的肩上往后摔落下去,当时连声音都哭不出来,指甲全部戳翻,到下晚母亲赶到家时,她已气若游丝,都以为活不沈阳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了啦,有人帮忙把她包了抱去丢在山上,母亲舍不得,哭着去把她抱了回来。二姐是活下来了,但却留下了晕倒的病根,所有能找到的药,母亲都拿给她吃过,却收效甚微。这样的结果,让母亲很内疚,因而对她百般迁就,她虽然有病,但对母亲的心理却掌握得很好。二姐时时犯病,很多次,只要一听见有人在门口喊:快去扶人,你家老二又倒在水管边了。每每这时,一家人就会穿过所有人同情的目光,把犯病的二姐扶回家。久而久之,有些人就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在别人的注视中,二姐渐渐感到了自己的特殊,在家就故意生出些事端来,到我有时,她已经是脾气很怪的样子了。

因为身体的原因,二姐只是勉强读到初中。十三岁时,农场要招季节工,二姐说她不想读书,看着家里越来越重的负担,母亲只好让她工作。所谓季节工,就是到什么季节就干什么活,比如季茶叶成熟了,就去采茶;天农闲时需要开垦出一块地来,就去挖土方。也奇怪,二姐对待工作倒是很认真,不像在家那样横行霸道。挖土方时,她的手上磨得全是泡,母亲很心疼,就叫她不要去了,她不,依然努力而认真地干活。只是到月底结帐时,那量土方的人欺负她年纪小,又有病,故意给她算得最少,但她还是很高兴地接过那很低的工资,并把每一分钱,都交到母亲手中。这交工资的习惯,一直持续了很多年。#p#副标题#e#

几年后,场里的电话室需要人,就照顾她去那里值班,她的活路轻多了。但是,从此我却多了一件事,不是去陪她值班,就是去叫她吃饭。刚开始还有点高兴,因为新鲜,我一去,就把那些红红绿绿的电话线头换来换去地插在插孔里,要么,就摇话柄,想听听里面传来的声音,觉得是那样神奇。可是,一段时间后就不想去了,因为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对小来说是很无聊的一件事。但母亲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那里,怕她发病时没人知道,再说也想有个人跟她做伴,总会叫我去。值班室很小,除了一台笨重的话机,就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火盆。在里面坐上一会儿,就觉得像与世隔绝了一样,四周是那样寂静,似乎时间都停滞了,非常单调。坐在床上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对面的墙上贴着的一张值班表,那时我还不识字,二姐就教我一遍遍地读,我学会的第一个字,就是自己的姓。有时,我们就用五颗磨得很光滑的石子在床上抓着玩,比一比谁丢得又高抓得又准;或者,就玩猜中指的游晚上睡觉轻微抽搐的原因?戏,每次都是我输。最好玩的是到了天,趁中午没人时,我们就在门口偷着采来一大把胭脂花,跑回值班室来,二姐就把它的汁涂在我的脸上,两个腮红红的,再把剩下的挂在耳朵上,顿时觉得自己漂亮极了,无比的开心。好像只有这时候,我才能跟她和平相处,也才有点喜欢她。有时实在坐不住,我就催她赶忙下班,可她一次也没听我的。

我永远记得那个,那天的天气是那样好,天空蓝蓝的,万里无云,太适合游泳了,正想着要约上哪些小出门,母亲又大声地叫我去喊二姐吃饭,我非常不耐烦,每次都是叫我去,凭什么啊,母亲的大嗓门马上就吼道:你小时候是在她背上长大的,她有病都要背你,发病时倒下去还想着尽量不要压到你,叫你去喊她吃饭,你倒觉得委屈了,快点去。这句话可能都说过一百遍了,真是让人头皮发麻,母亲跟我们说话总是这样大声,整个院子都听得见,为什么唯独跟二姐说话就是轻言细语的?我气烘烘的出门来,走到一棵杨槐树下,看见有人在那里玩,就站了一会儿,心里想着我偏不去喊她。聒噪的知了叫得清脆而高昂,让人心里愈烦。就是耽搁了这么一小点时间,却造成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二姐发病倒在火盆里了,我还没走到值班室,就见人背着她急匆匆地迎面跑来,正要到医务室去。最后的结果是,为保住性命,二姐必须自右手的手腕处锯掉手掌。本就有病的二姐,从此还成了伤残的人,这无疑是上加霜。虽然家里一直没人责怪过我半句,但我知道,是我害了她。我没想到这样热的天她会发炭火来给打字室烘蜡纸,可如果我早一点去,也许她就不会倒在火盆里,或者她就算刚倒下去,也不会让火烧伤这么多,是我让她连生活都更加难以自理。从此,她只好办了病退手续在家待着。( 网:www.sanwen.net )

不去上班的二姐脾气更怪了,经常发气摔东西,尤其是她总也梳不好那两棵又黑又粗的辫子时,梳子常常被她砸成几截。后来,母亲劝了多次才说通她,把头发剪成了齐耳的短发。有时,一早醒来,就见二姐在对着镜子发呆,她的面前,放着几根彩色的胶带,都是她扎头发时用的,或许,她还在想着那些彩带扎在乌黑的发上,曾是怎样的美丽动人吧。由于长期用药,二姐的体形开始发胖,反应癫痫病发作时患者如何自救也有点慢了。但是,每当家里来了客人,她就热闹地凑到客人面前说这说那,母亲看她的眼神却很愁,当时我们不知母亲是愁些什么。可能,孩子永远都不会懂得母亲的痛吧。

后来,我到县城读中学,天天都要经过豆腐街去学校。这条街上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每天都坐在家门口的石凳上看人过路,目光有些呆滞,脸微胖,头发剪齐耳根,穿的衣服很不合身,颜色灰暗而陈旧。同学说她有点傻,很早就没读书了。不知为什么,看见她总让我想起二姐,每次都会多看上两眼,而心里却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似有一种微微的痛划过。

转眼间,二姐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偶尔会有人来提亲,可是母亲不放心把她交给任何人,唯恐让她受委屈,再则,母亲也知道她脾气坏,怕别人受不了。每次提亲的人走后,二姐就会跟母亲生一段时间的气,觉得母亲不公平,不让她交不让她。而这时,比二姐小的弟妹们已渐次长大,并相继有了朋友,还一个个地带回家来,为什么唯独她就不可以呢?二姐更加想不通更加委屈了。大姐结婚后,每次看着帅气的姐夫给大姐夹菜,二姐就故意把碗敲得堂堂响,并把菜里的辣子挑出来丢得满地都是,这时,母亲就会忧忧地看着她。

一晃又是几年,邻居家的侄子从外省来玩,这人的年纪跟二姐差不多,亲都已过世,也是因为家庭困难才把个人问题耽搁了,邻居就想把他介绍给二姐。一开始母亲照例是不同意,邻居就不停地做工作,并开导母亲说:你不让她有个家,你能照顾她一辈子吗?你也知道,按她的条件还能找什么样的人呢,只要对方人踏实,对她好就行了。再说,你家儿女虽多,但以后各自有个家,还有时间来管她吗?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过,你会放心?母亲想了几天几夜,也流了几天几夜的泪,觉得邻居的话有道理,于是答应了这门婚事。#p#副标题#e#

那年的,我刚分到离家不远的城里上班,接到家里的电话说二姐过两天结婚,只等我回去见一面就走,握着话筒,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却止也止不住。都说结婚是喜事,可我却无法感受到这样的喜悦,反而觉得有一种痛正从心底一点点弥漫开来。二姐结婚,就意味着要让她从此走出家门,让她孤零零地一个人到遥远而陌生的地方去生活,就意味着她将带着残疾的身体,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切琐事。为什么要让她结婚呢?为什么要让她滨州羊羔疯医院哪个好去受这样的罪?那个尚且陌生的人,会给她洗衣服、给她剪指甲、给她夹菜吃吗?当她发脾气、摔东西还要故作离家出走时,他会心急火燎地找她回来吗?虽然我们跟她时时争吵,但却从没有让她离开家、远离我们视线的想法,因为觉得那是件不可想象的事。可现在,一切都出乎预料的发生并不可阻挡地进行着。

星期六一早,我就直奔车站往家赶,那天的天气阴沉沉的,深秋的原野显得更加空旷、寂静而荒凉。下车后还要走半小时的路,一路上我边走边想,边想边哭,又好像什么都没想,我无法理出一个完整的思绪,心里庞乱而茫然,尤其不知道为什么哭,我一直不是对她既恨且怕的吗?可这一刻,大我近十岁的二姐,我对她是那样不放心那样不舍,我想像着她此刻就像一个被丢弃后迷路的孩子,茫然无措地站在街中,而我们却是那推她出门、丢弃她的亲人。从此,我去跟谁吵架呢?我们午睡的时候,又会有谁在一旁不管不顾地哼歌呢?一直以为时光就这样缓缓地流淌,我们一家人就这样慢慢地过下去,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走,在一起的时光会很长很长,不曾料想,只一瞬间,那些争吵的日子就永远地远离了我们的生活,就像是有人拉上了一道幕布,将那一段隔离在幕的那面了,如果时光能够就此停留该多好啊。

到家后,却见二姐一直在笑,那神情,就像个第一次要出远门的孩子,充满了憧憬和喜悦,却料想不到沿途的种种艰辛,我想,她应该是高兴的吧。

几年后,我也结婚生子了,每次孩子生病时,总是很着急,好像她的病是自己造成的一样,非常歉疚。这时,才慢慢地到母亲当年的不易,才体会到她当时迁就二姐的那种,也才终于理解母亲让她有个家的决定是多么明智,因为无论是怎样残缺的,最终,自己都要去面对,谁也无法代替。

这些年来,我很少在人前提到二姐,只因为二姐是一家人心中一个永远的痛,是烙在我们心上的一块疤,是一道深深的、不流血的,谁会撩着伤给众人看呢,每看一次,就是一次锥心的。

直到现在,我还会做那样的,二姐拿着扫把追我打,我拚命地跑呀跑,却总也跑不快,这时,母亲出现了,她站在我的面前帮二姐抓我,惊得我一下子从梦中醒来,才发觉是一场虚惊。或许,这是我又想起二姐了。

首发散文网: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